那个现实中的樊胜美,名叫梅艳芳

原文地址:那个现实中的樊胜美,名叫梅艳芳作者: 李小丢er

文/李小丢

《欢乐颂》能从之前不被人看好到火成现象级电视剧,樊胜美家的那点儿破事儿占了很重要的原因。

《欢乐颂2》开播以来的平淡也随着樊家破事儿再升级而再度被热议,樊胜美本来可以成为一个财务独立的都市新女性,但是她却因为原生家庭的重担成为了曲筱绡口中的“捞女”,谈恋爱不以爱情为先,只想着钓个金龟婿好解决她的家庭困境。

谁让她有一个不会赚钱净会惹事的无底洞哥哥;一个重男轻女、拿女儿的钱补助儿子的母亲;一个瘫痪在床需要人照料的父亲;一个还未长大,就盼望姑姑找工作的侄子呢?

[转载]那个现实中的樊胜美,名叫梅艳芳

[转载]那个现实中的樊胜美,名叫梅艳芳

她一个人能力有限,解决不了那么多人的问题,但是,你以为有钱有能力,就能满足这些吸血鬼了吗?

真是天真。

前几天,香港媒体报道梅艳芳的母亲,现年94岁的覃美金拄着拐杖再次走上法庭,表示账户里有足够的钱但因为遭到冻结,无法提款,希望法院协助。

她向在场媒体哭诉,2012年到2016年破产期间,她只能“在街边地下捡菜,炖豆腐吃”。她还痛诉申请破产的会计师“吃人不吐骨头”。

大家是不是觉得这个老人太可怜了,怎么女儿是一代天后,她还如此晚景凄凉?

然而她的所作所为,丝毫不值得同情,她之所以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,是因为她在梅艳芳过世之后连续多年打官司想独吞女儿近亿的遗产,屡屡败诉欠下高额律师费无力偿还进而申请破产的结果。

终身未婚、没有子女的梅艳芳,是如何处理自己身后事的呢?

1.两处物业给老友,刘培基是当时香港最顶级的设计师,事业低谷期的梅艳芳在刘培基的指点下彻底改头换面,从一个不太漂亮的女孩逐渐成了“百变天后”;

2.给母亲的生活费按月支取,每月7万,同时维持母亲一名司机两名保姆的日常待遇;

3.预留170万港币给兄长梅德明和姐姐梅爱芳的四个子女做教育经费;

4.遗嘱中还指明,母亲去世后,所有资产会扣除开支捐给妙境佛学会。

梅艳芳已经去世快14年了,尽管这十几年来通货膨胀加重,但是对于一位独居的老人来说,每月有七万港币的生活费已经着实不少了,更何况还有司机和保姆照料,梅妈没道理过得这么惨才对。

但是人家就是不满足啊,打官司屡屡败诉欠下230万律师费之后还不消停,不断找各种借口想要多拿钱,一会儿想申请每月给20万港币的生活费,一会儿又想一次性领走梅艳芳剩下的七千多万港币……

[转载]那个现实中的樊胜美,名叫梅艳芳

梅妈现在的日常工作就是两项:向媒体哭穷,在闹市示威。

[转载]那个现实中的樊胜美,名叫梅艳芳

要问为什么九十多岁的老人不安享晚年反而如此财迷,如此让女儿在九泉之下也不得安生,答案很简单:因为她还有儿子要养啊!👆站在梅妈旁边那个男人,就是梅艳芳的哥哥,梅启明。

《欢乐颂2》里樊胜美吸取了以前的教训,不再放任母亲无止境的所求,每个月只给家里打固定的一笔生活费用,保证家里人可以吃饱穿暖但是没有余钱再给哥哥家。

但是樊胜美没想到的是,母亲可以无原则到将钱全给儿子,自己带着小孙子去邻居家借米下锅!

梅艳芳在世之时,就有媒体报道其与母亲关系一直紧张不睦,同时其不能接受母亲“嗜赌成性”。梅艳芳曾公开表示“母亲根本不在乎我的死活,只知道跟我要钱!”

梅艳芳设立信托基金管理遗产的初衷和樊胜美是一样的,重男轻女的母亲一辈子都在要求女儿贴补儿子,再兼之母亲还有赌博的恶习,如果将遗产一次性全留给母亲,她和哥哥一顿挥霍之下,可能更是早就要饿死街头了。

梅姑当时说,如果不这么安排,“唔想阿妈好快就一毫子都无,要做乞儿!”

设立信托基金,可以看出梅艳芳对母亲最大也是最后的爱护,每月七万港币足够梅妈锦衣玉食,但这一金额显然不能再支持母亲阔绰豪赌或挥霍了。这样的安排将有利于母亲自我行为约束,不至于让她老无所依。

梅艳芳没想到的是,自己对身后事的悉心安排,居然得不到母亲的理解,母亲会在自己离世后花费巨额资金,宁愿去捡菜叶子,也要支付旷日持久的律师费及诉讼费试图强占她的全部遗产。

梅妈第一次将诉状递上法庭是梅艳芳去世的四天之后,女儿尸骨未寒尚未入土为安的时候,母亲就已经迫不及待争产了。

[转载]那个现实中的樊胜美,名叫梅艳芳

△刘德华是梅艳芳葬礼的抬棺人之一,奇葩的梅启明还曾经曝出妹妹非常喜欢刘德华,称自己给刘德华寄了几回信件求助刘德华支援他们母子却未得回应,亲自去他府上刘德华称不认识梅妈,也拒绝了他要钱的请求,梅启明痛骂:“这是不是天下第一大荒谬!”谁荒谬,大家心里有数。

不过,这些也许也是梅艳芳在生前就考虑到的了,毕竟,这个让她四岁就和姐姐去荔园游乐场登台表演供哥哥上学的母亲,没有什么做不出来的。

梅妈覃美金这一生育有四个子女,两男两女,梅艳芳是老幺。现在除了好吃懒做的梅启明之外,其余三个子女都因癌症过世了。

[转载]那个现实中的樊胜美,名叫梅艳芳

​梅艳芳之所以被称为“香港的女儿”,是因为她在逆境中艰难求生,却从未失去努力向上的意志,最终成为一代传奇的奋斗史,正是那个年代香港精神的体现。

出生在贫寒家庭的梅艳芳父亲早逝,拖家带口的梅妈从来就没有给过两姐妹接受教育的机会,四岁的梅艳芳就已经开始了和姐姐到处登台表演的生涯,姐妹俩赚的钱全部用来贴补家庭生计和供哥哥们读书上了。

梅艳芳这一生最遗憾的就是自己没有机会接受哪怕最基本的教育,这也是她为何要给外甥和侄女们设立教育基金的原因,她希望梅家的第三代,再也不要像自己一样。

当时的娱乐圈根本不像如今这样,都是一个个富二代们带资进组,自己捧自己。七八十年代的演员歌手们,几乎个个都是苦出身,梅艳芳则是最苦的那个。

梅艳芳幼时登台卖唱的环境,比如今的酒吧歌手驻唱要恶劣的多,没人觉得你是歌手,都把你当歌女,都觉得可以作践你。

[转载]那个现实中的樊胜美,名叫梅艳芳

​在那种环境下成长起来的梅艳芳,没有成为一个八面玲珑,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人,也是一个奇迹。

她这一生始终原则性极强,急公好义,并未因这个世界待她不公就心生怨怼,92华东水灾、SARS肆虐,她都是第一时间站出来出钱出力的人,积极参加赈灾义演,热心捐款以千万计。

[转载]那个现实中的樊胜美,名叫梅艳芳

​黄霑曾说梅艳芳“生为女身,却一身男人性格”,在家中,她是小妹,却一直喜欢当大姐。传闻阿梅喜欢对男朋友说:「你别那么辛苦吧!我一个人辛苦就够了!

她习惯了事事亲力亲为,愿意尽自己的一切所能照顾家人,照顾爱人,照顾朋友,她的朋友们至今难忘她所做的一切,但是受她照顾最多的家人,却始终不满意她的付出。

她本身是极清亮的高音声线,以前都是唱邓丽君的歌的。但是她青春期超负荷演出,声带发炎了也不能休息,导致声带受损,成了后来低哑深沉的低音声线。

十九岁的她参加新秀歌唱大赛获得冠军步入歌坛,签约华星唱片之后将签约金拿给哥哥梅启明做生意,梅启明哪是这块料?他做什么就赔什么,别说赚钱了,本贴进去之后还倒欠人钱。

之后这样的事就变成了日常,比如梅姑拿200万元给梅启明做生意,结果生意做了不到一年便因经营不善而关门大吉,反而还欠下不少债款,这200万就打了水漂。

在机缘巧合之下,梅艳芳发现本来梅启明只亏了20万,别的钱都被哥哥私吞了。

梅妈却只说是一家人,叫她不要计较。

梅艳芳只能不计较,又要给母亲买豪宅还赌债,还要供养哥哥姐姐们三个家庭的花销。

梅艳芳临终前,都已经不再称呼母亲为“妈妈”,而只叫她“梅太”,想必已经失望透顶了吧,但是嘴硬心软的梅姑,还是要为母亲铺好后路,却完全不被领情。

梅启明在多次生意失败后没有再工作过,如今仍在花着妹妹支付给母亲的赡养费,这也是为什么梅妈多少生活费都不够用的根本原因。

梅启明的逻辑是非常奇葩的,他说自己花妹妹的钱很正常啊,因为“由小到大都是我照顾她,帮她洗衣服煮饭这样那样”,所以是她欠我的,她给我再多钱花都还不上我对她的养育之情啊!

他妈也是同样的想法,总觉得养了女儿四年,女儿就得一辈子成为她的提款机,女儿不给她钱就是不孝,她可委屈的很呢!

[转载]那个现实中的樊胜美,名叫梅艳芳

梅妈还跟记者讲,算命的说她还能活十五年,也是,如果她死了,她的宝贝儿子就一毛钱就拿不到了,她还不拼命争取再活个五百年。

因为要帮梅妈偿还所欠的律师费,梅艳芳的信托基金在出售了梅艳芳的故居之后,还将梅艳芳的私人物品都放上网拍卖,连贴身的内衣裤都难逃一劫,标价100港币就往外卖。

梅妈却只要钱不要女儿的遗物,她接受《东网》电话访问,一听到内衣也拍卖即冷笑道:“听歌迷讲十几元一条嘛!好活该!(想买回遗物吗??)我都不会用电脑,加上我都没有钱。”

徒弟谭耀文哽咽道:“侮辱了一个为香港付出这么多的巨星、影后、歌后,你用一两百元的底价拍卖她的私人物品,即使卖到十亿都是一种侮辱!”

最终还是歌迷及梅姑友人集资买回了这些遗物。

只要梅妈还在世一天,这出争产大戏就一天不会结束,打遗产官司时她不断哭穷,但每次休庭后人家就神采奕奕地去高级餐厅吃饭,购买参茸补品,并且说:“不吃哪有命打官司?”

梅艳芳比樊胜美值得敬佩的,是她从来不将解决问题的希望放在“嫁个有钱人”上,她这一生,遇到什么问题,都是自己一个人咬牙扛过来的。

她虽然有个无底洞般没有温暖的原生家庭,但是她却没有放任自己坠入自怨自艾的悲惨境遇里去,她还有知己好友,还有歌唱事业,她深知这些才是对她而言最宝贵的东西。

没有人 ,会在身患重病的时候 ,再在红馆连唱八场。 她面对“不做便没得做”的演唱会,态度是:“我的心愿是死在舞台上。我不避忌。

她的斗志 ,令人肃然起敬。

她一直坚信,自己可以战胜病魔,圈中一众好友陪她开新闻发布会,各个神情凝重,反而她笑得开怀。

她唯一泄露一丝脆弱的时候,还是在演唱会上,她对着歌迷说:“我穿婚纱好不好看?但是,错过了时间,很可惜,我也曾经有数次穿婚纱的机会,但是,我自己错过了……”

她曾经写给刘培基一句话:“人生在世只是梦一场,一切皆有天意,我只希望和我的最好朋友欢度可能是短暂但多姿多彩及丰富的时光。”——做了该做的事,见了该见的人,唱了该唱的歌,这一生虽有遗憾,却也无妨。

身后种种离奇笑话,再也不能伤害到她了。

相关标签
艳芳   名叫   转载   现实中   启明   母亲
    重庆市民杨女士是大渡口万家燕医院的一位
    富锦市为巩固无传销城市创建成果,在全市范
    取得三株直销资格还可以开展发酵中药酵本
分享